咪阿子‘知啊知啊’地拼命叫


当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我知道他爱我,但是,爱,不等于喜欢,爱,不等于认识。爱,其实是很多不喜欢、不认识、不沟通的借口。因为有爱,所以正常的沟通仿佛可以不必了。


汉族的坏蛋在天津,维吾尔的坏蛋在潘津。


马克·吐温说,习惯就是习惯,谁也不能将其扔出窗外,只能一步一步地引下楼。


我蓦然意识到 如果我走出自己的身体,我也会破蕊 盛开。


《绝句》王敖

让我们回头醒来的,让我们用十年二十年
去风干晾晒,那鲨鱼咬断的颈椎一般散架的几句
我们用来描绘,生死的黑白起伏如海豚,和世界
跌倒在我们眼里的万分之一,并坚信呼救的人掌握了小概率


洛夫名作《湖南大雪》,其中最精彩的是这一段:

雪落无声
街衢睡了而路灯醒着
泥土睡了而树根醒着
鸟雀睡了而翅膀醒着
寺庙睡了而钟声醒着
山河睡了而风景醒着
春天睡了而种籽醒着
肢体睡了而血液醒着
书籍睡了而诗句醒着
历史睡了而时间醒着
世界睡了而你我醒着
雪落无声

但如果交给我今天来写,我会把每句里相对的两个名词相置换,写一首“风景睡了而山河醒着/时间睡了而历史醒着”的诗,这就是我们这时代的状况,我们忠于我们的痛苦,而洛夫忠于洛夫的痛苦,诗人睡了,而隐喻醒着。


《香港的月光》那种 e. e. cummings 的轻盈:

香港的月光比猫轻
比蛇冷
比隔壁自来水管的漏滴
还要虚无
过海底隧道时尽想这些
而且
牙痛


我想起彼时在大陆身系深狱的诗人阿壠的名作《白色花》:“要开一支白色花,宣告:我们无罪,然后我们凋谢”这种决绝。


《泡沫以外》

听完了那人在既定河边钓云的故事
他便从水中走来
漂泊的年代
河到哪里去找它的两岸?
白日已尽
岸边的那排柳树并不怎么快乐而一些月光
浮贴在水面上
眼泪便开始在我们体内
涟漪起来
战争是一回事
不朽是另一回事
旧炮弹与头额在高空互撞
必然掀起一阵大大的崩溃之风
于是乎
这边一座铜像
那边一座铜像
而我们的确只是一堆
不为什么而闪烁的
泡沬


《金龙禅寺》

晚钟
是游客下山的小路
羊齿植物
沿着白色的石阶
一路嚼了下去
如果此处降雪
而只见
一只惊起的灰蝉
把山中的灯火
一盏盏地
点燃


读诗最好的方式是读空空的四壁
读一个人早上起床,摊放膝头的晨曦


当时中文的站点比较少,我不懂英文,就看“橄榄树”,“新语丝”,“华夏文摘”,有时候会去“太阳升”,去“元元”去看黄色图片。但是也很悲催,这么多人要去看这个网站,所以很慢很慢。经常是,先看到一个高跟鞋,往下慢慢走慢慢走,走到膝盖要花个五毛钱。那时候《花花公子》也没有怎么见过。我买的《金瓶梅》里面有一万多字是删除的,人文社内部出版。我们已经成人了,这里还把我们当非成人。所以我那时的状态是窃喜。 -- 陈村


当花已不是花
果尚不是果


有一次他们看雷诺阿的一幅画,艾莉森拉着他的手,轻轻靠在他身上。他忽然感觉到:如果艾莉森消失了,他会像失去半个自我一样。


追逐一位姑娘却抱住了一颗芦苇!


我小的时候,大概是六七岁时吧,见过一件有趣的事:当时的成年人都在忙着做一种叫做“超声波”的东西。比我年长的人一定记得更清楚:用一根铁管砸出个扁口来,再在扁口的尖上装上刀片。据说冷水从扁口里冲出来,射在刀片上,就能产生振荡,发出超声波来,而超声波不仅能蒸馒头,更能使冷水变热。 -- 王小波


另一件事情发生在二十多年前,当时我是个知青,从乡下回来,凌晨赶头一班电车回家。走到胡同口,那儿有家小医院。在曚昽的曙光里,看到好多人在医院门前排队。每个人都挎了个篮子,篮子盛着一只雄赳赳的大公鸡。当时我以为那家医院已经关了门,把房子让给了禽类加工站,这些人等着加工站的人帮他们宰鸡。谁知不是的,他们在等医院的人把鸡血抽出来,打进他们的血管里。据说打过鸡血之后,人会变得精神百倍,返老还童。 -- 王小波


有一阵子盛传甩手治百病,到处都是站着甩手的人,好像一些不倒翁。可能你也甩过,只是现在不记得了。忽然间就不让甩了,据说有个恶毒的反革命分子发明了这种动作,以此来传达一种恶毒的寓意:让全国人民都甩手不干了……现在最新的诀窍是:假如你得了癌症,不必去医院,找个大气功师来,他可以望空抓上一把,把这个癌抓出来。 -- 王小波


他晚年买东西都用支票,因为支票上有他的签名,店员都会留作纪念,不舍得兑现,所以毕加索的户头一分钱没被划走,相当于免费买了东西。


煤油也曾被当年的医学工作者认定为是医治慢性支气管炎的良方——1971年,《辽宁医药杂志》的一份实验报告称:某“攻克老年慢性气管炎协作组”使用民间单方煤油,“共治疗慢性气管炎182例,……有效率达91.0%。”具体实验方式是:“用抚顺市石油三厂生产的煤油。成人用量每次四至五毫升,每日一至二次,饭前二至三小时服用,十天为一疗程,可连续用三个疗程。”


日本人把赏樱叫做「花見」,却把赏红叶叫做「红叶狩」,一直觉得此种说法甚为有趣,有种狩猎秋天的生动。古代日本人等候群山尽染,需要像狩猎一样不骄不躁,它需要太多天时地利的叠加:首先要持续一段好天气,使树叶充分吸收阳光;其次也要有寒冷空气,低于8度的气温持续好几日;要有强烈的昼夜温差,不能下雨,气候干燥。一旦群山尽染之时,静候多时的古代日本人可不只是痴痴观望,定要采集山间草花,于手中把玩——这是对于秋天的一个态度:要守,也要狩。


北京过去有许多奇葩的职业,如卖黄土的、卖瞪眼肉、换取灯儿的、倒卖果子皮、二货茶的。卖黄土的人是找个板儿车,到城墙根儿去“上班”——找城墙上没砖的地方,拉一车黄土卖到煤厂里,摇煤球或做蜂窝煤。说不好听了是破坏公物。但一天拉两车黄土,起码能有饭吃。卖瞪眼肉的,是马路边上一大锅,里面筋头巴脑连骨头带肉什么都有,论块卖不能挑,先吃后数签子结账。买的人都把眼睛瞪得溜圆,好挑一块肉多的。换洋取灯儿(火柴)的多是妇女,你给她破烂,她给你取灯儿,等于是变相地收破烂。这样她能稍微多赚一点。
再有是卖果子皮的、卖二货茶的。有的人家吃苹果的皮可以攒多了卖给这类小贩,小贩用糖浸了当零食卖。或有的人家茶叶只泡一货,晒干了接着卖。最底层的小贩们就用这各种零散的小玩意儿,三倒腾两倒腾,拼着缝赚出那点嚼谷,实在可怜。但小玩意没成本,起码能赚个仨瓜俩枣的。还有那些卖干劈柴的、卖布头儿的、卖梳头油的、卖草帘子带狗窝的、卖估衣的……都是能供穷人吃饭的营生。旧京有白面房子、有最下等的土窑暗娼,街边也有坑蒙拐骗,也有摆着桌子写着“吃馍当兵”的国民党征兵处。当了兵就给两块钱,不少一无所有的人以“当兵”为生,入了伍找机会就跑,换个地方继续当。


正所谓“游商不税”。旧京挑担子叫卖的人过去是不上税的。而摆摊儿的,都是由他在街面上摆摊儿的地方来管。比方在一家大药房面前有块地,有一修鞋的、一剃头的、一卖煮面条的。这三家要跟药铺打招呼,药铺伙计可由他们免费剃头、修鞋、和拿着面条白来煮。逢年过节时这仨摊位给药铺送礼物,药铺的还礼还得轻,那意思来年接茬儿干;还得比较重(如还了只烧鸡肉食),意思是我们这儿不合适,来年您在换地方吧。这一切没有什么地租或税收,一切是以礼物、互利互惠的方式来交易,赔赚计算并不明确。人情、面子、礼仪要远大于利益。


穷人家的女人们则去缝穷,一个挨一个坐成长蛇阵,每个人腿上堆满了破铺陈(破布),早上先去粥厂打粥,回来缝穷,多是缝袜子底儿。


都说北京城东福西贵南贫北贱,但此言并非绝对。自国民党北伐成功以后,北京有钱人少了。因为有钱人下台的去了天津,在台上的去了南京。南来北往讨生活的人,不论贫富与阶级,都生活在胡同里。


白送东西怕伤人面子,会低价给人东西,您瞅这外套您能穿?您给五块钱拿走吧。


乔治·奥威尔的六条基本规则:

  1. 绝不要使用在印刷物里经常看到的隐喻、明喻和其他修辞方法。
  2. 如果一个字能说清,不要用两个字。
  3. 但凡一个字能删掉,一定要删掉。
  4. 只要能用主动语态,绝不要用被动语态。
  5. 能用常用词的时候,不要用外来词、科学术语和行话。
  6. 绝不要用粗俗语言,为此可以打破上面任一规则。

我认为一神教,包括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建立在以下几个基础之上:

  1. 先知,穆罕穆德是唯一先知,在他之后再无先知。
  2. 先知所传达的真理是终极真理,先知之后再无真理。
  3. 如果你是宗教信徒,你不能背离宗教,命运就是被处死。
  4. 连神灵都已经无话可说了,因为他把最终的话语对最后的先知说出来了。 所以按照这种理念,这个世界必定是完全封闭的世界,也必定是反对一切创造的世界。因为在阿拉伯语里,“创造”跟“异端”两个词拥有同一个词根,一切创造都意味着异端。所以你们可以理解我,为什么我说一切伟大的创作者必定是反对现实的。

-- 阿多尼斯

Page Not Found

Try to search through the entire repo.